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速记!重点海外国别地区防疫物资出口限制情况分析

发布时间:2020-02-11 09:16浏览次数:字号:[ ]信息来源:威海市贸促会


 

一、已有限制的国家地区的

相关措施情况

(一)印度

1月30日,印度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月31日,印度商工部外贸总局签发政令以禁止任何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用品出口。印度商工部外贸总局网站(https://dgft.gov.in/)显示,该条例是对外贸法令第三部分[Section 3 of the Foreign Trade(Development & Regulation) Act]的修订,主要增加的条目即禁止个人防护用品包括防护服和面罩出口。

(二)尼泊尔

2月1日,尼泊尔卫生与人口部发布公告, 宣布对口罩等个人防护物资进行核查,并在无法保证库存的情况下限制其出口。

(三)中国台湾

 

台“财政部关务署”发布紧急公告称,1月24日起至2月23日止,为期1个月的期间,“纺织材料制口罩,过滤效果94%及以上者”(即N95口罩)及“其他纺织材料制口罩”管制出口。

 

二、重点海外国家地区情况

 

疫情较集中的海外国家情况

 

截至2020年2月3日16:00,海外国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累计确诊151例,死亡1例。其中,确诊病例数量TOP10国家分别是:日本(20例)、泰国(19例)、新加坡(18例)、韩国(15例)、澳大利亚(12例)、美国(11例)、德国(10例)、马来西亚(8例)、越南(7例)、法国(6例),数量合计占比83.4%。

 

尽管从以上主要国家来看,大多数具备较为完善的医疗条件,但在疫情突发下,医疗物资紧张问题是全球范围内共同面对的难题,鉴于此,本次梳理重点排查截至2月3日16:00的各国政府部门对于相关医疗物资出口是否存在限制的情况,因信息渠道所限和时差等因素,可能存在不及时和不完善的情况,敬请谅解。

01

日本

经查询包括日本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等,此前也不属于日本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出口受管制的物品,在武汉新型肺炎爆发后,日本官方没有因此出台临时的出口限制政策。据报道,日本民间自发组织向武汉驰援口罩,如日本哈尔滨总商会捐赠两万口罩,众多在日华人捐赠口罩,均是在日本当地购买通过机场、港口等途径运回国内,这也表明此前日本对此类物品并未做出口限制。

口罩供应方面,此前日本NHK新闻网报道,日本口罩年产量在55亿个左右,其中80%的产量是来源于海外代工随后再进口到日本国内。而这55亿个口罩中,医用口罩仅有9.9亿个,占总数的18%。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不断扩大,日本国内出现了严重的口罩危机,全国多个地方的医用口罩全部脱销,甚至连普通口罩都被一抢而空。受此影响,日本国内口罩生产商的订单量较往年有了大幅增长,有的甚至增长了100倍。此外,日本人平日也多选择配戴口罩出门,口罩的消耗量比较大,即便日本疫情扩散的规模不会进一步加大,但从日本进口口罩也会有一定难度,而这种难度不是政策上的原因,很大程度是日本口罩产能上的原因。

 

整体来看,短期内日本做出限制口罩等物资出口政策的可能性较小,更多风险将可能来自国内日常生活习惯形成的刚需,叠加疫情担忧情绪导致的抢购而导致该国产出的供给不足。

 

02

泰国

 

经查询包括泰国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泰国出口的违禁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1月30日,泰国副总理兼商务部部长朱林视察口罩工厂生产状况,透露目前泰国拥有口罩存量超两亿个,可供民众使用4-5个月,民众不必惊慌囤积口罩。在泰国,人民通常每月使用3000万个口罩,如若“新冠病毒”的现状仍未得到改善,口罩需求量则会增至每月4000万个。朱林还表示未来口罩价格不会上涨,也不会限制民众的购买量和口罩的出口。

 

整体来看,短期内泰国做出限制口罩等物资出口政策的可能性较小,而这主要源于政府对于库存的信心和使用量的估计。

 

03

新加坡

经查询包括新加坡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新加坡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公开信息显示,新加坡贸工部长1月27日在政府跨部门工作小组召开的记者会上强调,本地口罩货源充足,只要国人不要大量囤积,目前本地的口罩货源足以满足国人下来好几周,甚至几个月的需求。

尽管官方口径显示货源充足,但政府仍采取了保障本地措施。2月1日,新加坡约1500名军人24小时无休加紧打包520万个口罩,这些口罩将逐步发到新加坡130万个家庭,每户新加坡籍的家庭将能分配到4个,预计将在2月9日完成口罩发放工作。另外,2019年年9月新加坡污染指数飙升时,该国卫生部就表示,政府已经备好1600万个N95口罩库存,必要时可随时发放到市场。

 

整体来看,新加坡口罩的本地供应具备一定保障,短期内出台限制口罩等物资出口措施的可能性较小。但另一方面,从公开信息了解到,该国近期口罩也出现了货源紧张的情况,且考虑到其本身的生产和供给能力,监管严格有助于稳定价格,但采购难度也将会加大。

 

04

韩国

经查询包括韩国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韩国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

 

截至2020年2月3日,在入境方面,韩国官方并没有因此限制中国人入境。但此前,韩国民众超过51万人(截至1月28日)青瓦台发起“禁止中国人入境”的请愿,而韩国政府并未答允,韩媒对51万人的请愿也进行了批驳。但此次疫情已正式被WHO列入“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韩国部分航空公司已经取消了相关航班班次。

 

口罩供应方面,正常情况下韩国的口罩产能可以满足国内的需求,库存充足,并有一定量的出口。但是此次疫情爆发后,中国国内口罩库存紧缺、需求量大,导致从韩国进口口罩的需求大大增加。

 

据韩国媒体1月28日消息,Auction的口罩销量较上周同期(1月21日)增长2810%,普通洗手液的销量增长了678%,而免洗洗手液销量则增长了297%。而在Gmarket上,这三种商品的销量较上周分别猛增9118%、16661%和4496%。此外,另一韩国电商平台Wemepu的口罩(KF94,防护级别与N95相当)销量在1月24日和27日分别增长了3213%和837%。而自韩国确诊首例新型肺炎以来,KF94口罩的销量在1月20日至23日之间较前一周同期(1月13日至16日)增长了196%,洗手液销量增长了192%。

 

韩国官方方面,韩国政府已经通过包机向中国武汉提供医疗救灾物资,包括200万个口罩和10万件防护服和护目镜。民间方面,韩国各界人士也有防疫物品的捐赠事例,而且在2月1日上午,由工信部指定进行海外医用防护物资采购的企业中国医药,从韩国采购的112万只医用口罩运抵北京,这批物资将紧急发往武汉防疫一线。

 

整体来看,虽然韩国民间存在担忧情绪,并且国内对口罩等相关物资的需求猛增,但结合目前供需面、政府和民间组织态度来看,短期内韩国出台限制口罩出口措施的可能性比较小。

 

05

澳大利亚

 

经查询包括澳大利亚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澳大利亚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但2月1日,澳大利亚政府决定实施严格的新旅行限制并更新旅行建议。从2月1日起,在中国大陆的非澳大利亚公民(永久居民除外),在离开或过境中国大陆的14天内,不得进入澳大利亚。这是一项临时措施,14天后将重新评估。

 

口罩供应方面,此前澳大利亚口罩供应充足,但由于前几个月澳洲的丛林大火,糟糕的空气质量导致澳洲药房本身口罩就很短缺,而防毒口罩成为最热门商品,加之本次疫情影响,除少部分非华人区的药房仍可以预定限量的口罩外,短期内整体供需形势仍较为紧张。

 

整体来看,澳大利亚也同样面临着包括入境限制在内的日趋严格的管控措施,但就口罩等防疫措施而言,更多还是其国内特殊事件叠加本次疫情影响导致的供应短缺,政府层面限制相关物资出口的可能性较小,但短期内货源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06

德国

 

经查询包括德国以及欧盟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德国是欧盟重要成员国之一,执行的是欧盟对外贸易法规和管理制度。截至目前,欧盟官网尚未发布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政策。

 

欧盟官网2月1日声明(STATEMENT/20/178)称,根据中国关于防护装备需求的信息,欧盟应急响应协调中心正在与所有欧盟成员国联系,以便利提供所需的个人防护装备。会员国迄今已动员了总计12吨的保护设备,这些设备已经运往中国。该委员会将继续向中国提供支持。

 

 

整体来看,短期内德国以及欧盟在官方层面出台限制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的可能性较小,但不排除存在因突发事件导致物资短缺和货源紧张等问题的持续凸显。

 

 

07

美国

 

 

经查询包括美国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美国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但在入境方面美国加强管控,官方公布临时政策:美东时间2020年2月2日下午5时开始,美国禁止过去14天内抵达中国的非美国籍居民入境(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除外)。

 

 

口罩供应方面,此前美国口罩供应充足,随着中国疫情的不断扩散,美国口罩经过跨境平台上抢购一空,且价格上涨明显。在中国疫情上涨的同时,也恰逢美国遭遇严重的流感季(流感病毒在短短4个月内就在美国感染了多达2600万人,迄今已造成高达2.5万人死亡),美国国内对口罩的需求量也较大,尽管在这样形势下,美国官方也并未出台限制口罩出台的政策。不仅如此,此前在美华人、留学生,以及在美同乡会和商会等也已均陆续采购捐赠口罩等、防护服等物资发往国内,表明途径畅通。另外,美国的流感存在确定的季节性,预计到3-4月份感染人数会逐步下降,对于口罩等防护物资的刚性需求也会相应回落。

 

 

整体来看,短期内美国出台政策限制口罩出口的可能性较小,更多压力可能来自起源于华人群体对口罩的抢购以及紧张情绪扩散所导致的局部的和暂时性的供需紧张情况持续;此前美国流感季对于相关物资的消耗以及对民众情绪的影响,也会导致供给压力持续上升。

 

 

08

马来西亚

 

 

经查询包括马来西亚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马来西亚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

 

 

在马来西亚,口罩被列为价格管制的项目,违反该法案规定的所有类型口罩的商家将面临法律诉讼。马来西亚国内也存在对于口罩等物资的刚性需求。据外媒报道,2019年9月,因雾霾浓度爆表,Lazada马来西亚站在48小时促销中售出超过36000副口罩;与正常销售日相比,两日口罩销售额增长18倍。

 

 

整体来看,马来西亚短期内出台限制口罩等物资出口措施的可能性较小。但由于价格管制和出于防霾用途的刚性需求,该国暂时性货源紧张情况仍然存在。

 

 

09

越南

 

 

经查询包括越南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越南卫生部称,已对疑似病例进行了隔离,并与其他部门、机构合作,加强防疫措施,确保预防和控制病毒传播。

 

 

据越南工贸部公布信息显示,越南境内口罩和防疫品供应紧张,部分地区已经出现短缺现象。越南工贸部建议生产商和贸易商优先考虑生产和销售口罩以及防疫品等医疗设备,以满足防疫需求;与许多企业合作,以了解口罩生产的情况,评估市场供应能力;从2020年1月31日至2月2日累计处理了1221起医疗设备商店、商店和药房价格违规案件。越南卫生部副部长建议医院迅速报告口罩、呼吸机等的数量,并提出:“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考虑库存一些药品、用品、医疗设备的可能性。”

 

 

整体来看,短期内越南政府采取限制出口政策以保障国内供应的可能性暂时无法排除,提请注意相关风险。

 

 

10

法国

 

 

经查询包括法国以及欧盟海关在内的相关政府网站等公开信息渠道,均未查到关于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的消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需的防疫物品,如防护口罩,此前不属于禁止出口的物品,也不属于限制出口的物品。法国是欧盟重要成员国之一,执行的是欧盟对外贸易法规和管理制度。截至目前,欧盟官网尚未发布禁止口罩等防疫品出口政策。

 

 

欧盟官网2月1日声明(STATEMENT/20/178)称,根据中国关于防护装备需求的信息,欧盟应急响应协调中心正在与所有欧盟成员国联系,以便利提供所需的个人防护装备。会员国迄今已动员了总计12吨的保护设备,这些设备已经运往中国。该委员会将继续向中国提供支持。

 

 

整体来看,短期内法国以及欧盟在官方层面出台限制口罩等防疫物资出口的可能性较小,但不排除存在因突发事件导致物资短缺和货源紧张等问题的持续凸显。

 

 

(二)其他重点国家

 

俄罗斯(存在限制可能)

 

基于我司海外合作渠道提供的线索,根据2月3日俄媒体最新公开报道,俄罗斯工业和贸易部与冠状病毒预防业务总部正在讨论针对出口“个人防护设备”实行临时限制的规定,即俄政府正在考虑限制医用口罩和工作服的出口。该信息得到了该国医疗设备制造商协会主席的证实,其表示,“限制医用口罩和防护服出口决定尚未最终确定,该决策必须由运营总部议定。我们正在讨论制定该禁令的可行性。”

  

消息人士称,该限制医疗器械出口的议题已经由第一副部长谢尔盖·齐布(Sergei Tsyb)于1月31日在内部会议上进行了讨论。然而,该政策最终出台需要负责冠状病毒预防业务总部的副总理塔季扬娜·戈利科娃(Tatyana Golikova)批准。

 

三、总结与展望

 

综上所述,因本次疫情的突发性和紧急性,我国政府及海外各机构和民间组织等均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物资征集和采购行动,以缓解武汉等地的物资短缺。海外采购区域广泛,涉及前述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体上针对口罩等物资出台出口禁令的国家和地区仍属个别。且结合疫情集中度高的海外国家情况来看,虽然这些国家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供给紧张的局面,但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目前采取管制出口措施的风险和可能性仍较小,这其中包括政治、外交以及国家治理水平等多方因素。其中,预计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法国乃至欧盟等发达经济体的相关风险相对可能较小,而越南等部分新兴经济体的管制风险可能相对偏高,当然这也与其本国医疗卫生水平以及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息息相关。

 

虽然目前来看,海外市场出口管制风险仍然可控,但不可回避的是,时至今日,以体量而言,我国在医用物资方面的产需表现对于海外各国和地区的外溢影响十分突出,特别是疫情走势尚未明朗,全球范围内相关物资的供需紧张短期内仍无法得到有效缓解。例如,根据Newsweek消息称,包括洛杉矶、芝加哥和多伦多在内的北美主要城市都出现了口罩供不应求的情况;在欧洲、日本、阿联酋等国家和地区,许多药店和商场的口罩也已经销售一空。另外,根据中国信保海外合作渠道提供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俄罗斯官方尚未发布关于疫情所需医疗物资的出口禁令或限制措施,但有媒体报道,近期俄政府部门正在研究医用口罩和防护服出口的限制措施,这一讨论是在国内需求量的激增以及商家受利益驱动大量出口相关产品至中国的背景下做出的。尽管最终结果尚未得出,但即便不采取限制措施,也不排除存在部分政府机构通过非官方渠道实施管控的可能。

 

因此,我们认为,从现阶段来看,相比官方明确的禁令,更多潜在的政策风险将来自海外国家的个别部门命令或通过非官方途径实施的限制措施;且更大的威胁则来自市场,即因短期内需求猛增而导致其自发形成的囤积、抬价现象的蔓延,而也将加剧短缺。因此,以上这些均可能给我们向海外寻求应急资源支持带来实质性的障碍。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